上週四去摘蕃茄,隔天本來又要去包地瓜,
該是五點半起床,結果五點十五分被叫醒。
老闆臨時換了工作,而且立即要出門!!
同房的日本室友本來沒工作也是臨時被叫醒!
天殺的,我真得很傻眼,心裡髒話連連!
連忙梳洗,早餐也沒得吃,抓了一條土司、巧克醬和餅乾就衝出門了。

到了工廠才知道我是要去包青椒... 我這輩子最討厭的蔬菜!
以前只要其他飯菜沾到青椒我是連吃都不吃那部分的!
那個氣味,實在讓我退卻三步......

管理者簡單地教了分辨青椒的方法,就從容上線了。
後來才知道一共分成
*Large
*Colorful Large
*Colorful Median-Large
*Brown Large
*Brown Median-Large
*Second Large (通常是長相比較抱歉或者有疤痕的青椒被歸成次等品)
*Second Median-Large
*青椒群中的 大紅椒
用紙箱包裝的共有八種! ( 差不多一個人負責5-6種)

而共有五行,青椒會從中間被輸送過去
挑出要包裝在紙箱中的,另外還要分 Median and small兩行,品質只是ok的 Median-Large就留在原來的行道上。
另外還有被歸成 垃圾的 和有點瑕疵的兩道。
算算一共有13種分類......
青椒一眼望不盡地從面前被輸送過去。
每次看一眼雙手就不停動,挑出你要包裝的或者是分大小,而且大概看一秒不到(一眼之間)就要決定青椒的去留!
除了以上有體型和顏色的區別外,青椒時也有0.1公分左右的腐爛小點 或者 1cm被戳到的小傷.....
另外也時有只剩「半身」或腐爛的青椒,抓起來丟掉時還會留汁,有點噁心,味道也比較重。
五天下來,我已經大概可以在一秒之內檢查好它的健康狀況。
第一天操完,我幾乎要昏厥在濃厚的青椒味道中...還好在我快受不了時,終於放工了!
第二天之後,已經習慣味道了,但腰和手漸漸有疼痛感,尤其是腰很酸痛...微傾的姿勢讓我的腰有點吃不消。
而右手嘛...不知道是不是青椒丟太多,竟然也有酸酸的感覺,我深恐在酒瓶工廠那個手要廢的情況又復發啊...
至於「傷手」的事情,我就隨它去了。試過戴手套,但會影響速度,青椒變得不好抓握而作罷。

青椒會從很大的bin中倒到機器裡,經過機器清洗,濕淋淋地&閃閃發亮亮地來到我們面前。
這時候的青椒看起來雖然清爽,但是增加了辨識健康狀態的難度,而且也比較不容易抓握。
由於濕答答,10多個小時摸下來,手自然.......離細緻越來越遙遠。
也因為抓握動作做太多,手也會有點麻麻的感覺。
有的青椒大到我一手抓不起來,要兩手一起來(我的手掌算大的吧?可以直接彈八度音的)
而且份量有的也不輕,包到後來有一種包青木瓜的錯覺 XD

青椒包完就包紅椒。
紅椒的分類大抵相同,只是沒有 Brown的。
紅椒體型比青椒龐大,而且細小的傷口更多!
包紅椒時,我時常以為自己在包富士蘋果,好大好紅!

基本上,我並不討厭這份工作。
管理者雖然偶也會氣呼呼地大喊 包快一點或者太多包不好,但大抵對人的態度是和善的。
總是darling或sweety這樣叫人,令我聽了甜呼呼的。(小炫:很多澳洲人都會這樣稱呼人,不管認識不認識)
不過這五天..........
週五 6am-6pm
週六 6am-6:30pm
週日 10am-1:30pm
週一 9am-7:30pm
週二 7am-7pam
每天幾乎是12小時地操,雖然每兩小時就會休息10分鐘,但是12小時站下來腰真得很吃不消。
無聊但又很緊繃工作也很讓我精神耗弱.....
天未亮就出門,天黑了才回去。或者天白了出門,卻到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才歸。(昆士蘭最近6pm不到,太陽就下山了。)
回到住處,洗完澡,有餘力洗衣服就已經偷笑。完全不想煮飯吃......
所以每天早餐中餐晚餐也多是吃土司和餅乾打發就算。

昨天一邊包,一邊想起很多事情。
想我家那兩隻貓,火車又病了不知道要不要緊,阿蓮又胖了會不會不好。
無來由地想起他和他的紅粉知己 XD 想著他的緋聞和那些紅粉知己。
想回家,卻不能跟媽媽說,不然她樂得出機票錢要我趕快回家。
想著想著就要瞬間飆淚。(或許 我就是愛逞強吧...)
更多時候想著 好想回家,好想下班,青椒到底有完沒完啊......
卻又有另外的聲音說這份差事也不錯啦,錢也不少,又不用曬太陽,一定要撐下去啊!
不過管理者總是在我旁邊做事,無敵快的速度,也時常讓我神經緊繃到極點而沒得分神。

在我心裡哀嚎著,什麼隔天六點上班...
如果我想睡足八小時,我必須八點左右就睡覺。
(六點上班的話,5:15am就要出門,而我起碼4:30pm要起床...雖然工廠離鎮上並不遠,但老闆總是提早15-30分把我們送到工廠上工)

就這麼想時,hostel老闆先是婉轉地告訴我們 工廠管理者要我們明天Day off,之後就再看...
稍晚後,我們得知全員被Fire...老闆換了新四女去包裝青椒。
老闆看我在吃飯很溫柔地走過來跟我說這個噩耗(那時我已經從別人口中得知),又問我心情還好嗎?
但我真是已經一整個心情複雜到不想多說什麼。
能夠結束這樣拼命的女工生活,好像「也好」?
雖然友人羨慕我這樣可以立即賺到很多錢,但我卻恐身體吃不消也不太喜歡這樣沒有品質的生活。
可是失去這樣穩定的收入,對我來說又有些殺傷力,而且接下來好工作還不知道在哪裡.....

唯一的安慰就是...
小布今天要來找我了!!帶著粉圓來了!!
(我們在澳洲幾次短暫相處,在Adelaide共處了快一個月,分開,卻沒想到在Brisbane可以再相遇。
 本來要和我一起到Bundaberg,卻臨時起變,現在還是決定來了。)
一起在和小布共闖新生活,兩個窮鬼搭檔(一個是 肥胖雪莉 一個是 奢侈泰莉)有個伴,
或許緩緩 經濟壓力的不安,也好。



真得有點想回去了
不過也真得還不是時候
還有想去的地方沒有去
只是思念糾纏著我
回去之後 現實的抨擊  我想我並不會比較好過

人啊  就是矛盾

不過
我又開始跟神對話
這好像是另一個新的開始 

---
包了上千的青椒和紅椒也沒有增加我對他們的好感
不過我妥協了他們的氣味
殊不知 大休呢?? 如果休副理也來當背包客  會不會為了錢妥協去蛋糕店 打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llowurheart 的頭像
followurheart

流浪,是為了尋找下一個安定的力量.....

followur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eoKit
  • 我也討厭青椒...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