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醒來,到廚房泡杯MILO,烤了兩片土司塗奶油,慣例的...我的早餐。

扛了電腦到圖書館,找了位置坐下來,打開webmsn。
她丟來一句「今天打算作什麼?」
我回了一句「買機票回台灣。」

來了半年,澳洲還沒有繞一圈,但起碼也半圈了。
雖然已經習慣把hostel當較長期的落腳處,
在雜亂的廚房裡,煮著一餐又一餐。
看到海洋和白雲還是會興奮,但我卻離南十字星越來越遠。
西澳愜意坐在庭院看星星和朋友瞎聊的情景已經多久沒有過?

離開西澳後,認識了不少台灣人。
阿得雷得shingo的一票,大家感情都很好,在酒瓶工廠練體力,耍寶笑到哭。
邦得堡grand的71幫,很難得在一間背包客棧裡遇到的台灣人全是71年次。
我們一起去吃泰國料理、一起吃Pizza喝酒、一起包水餃,在蕃茄園裡摸魚當郊遊。
不過啊,卻還是想念自己在台灣的朋友圈。

一早旅館老闆攔住我,告訴我有工廠的工作還在聯繫。但是我心裡卻不怎麼相信他了。
雖然他的態度很nice(雖然像嗑藥),關心我在蕃茄園和管裡者的僵持,告訴我他只是覺得人太多要我休息罷了。
但我卻也不太願意在兇老闆底下工作了。明明可以「撐」下去,我卻不要這樣低廉的工作。
心裡明白在逃避,這一次的流浪就是逃避吧,逃避。
逃避僵化冷漠的生活、逃避爾虞我詐的生活、逃避在台灣不喜歡的、逃避解不開的結。
逃避......卻把自己推向未知的挑戰,想在他面前可以站的更穩更亮眼,
轉眼半年,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除了變黑變胖,有沒有變得比較陽光?

昨天是rent day,但我遲遲未繳,要走要留,我還有些猶豫。
下一站要去哪裡?
不同的下一站都是新鮮,但為什麼卻躊躇?因為沒有確定的工作機會?
背包客的冒險精神到哪裡去了呢?

什麼時候開始
這個圈子熱絡的話題是 哪裡可以賺多錢? 到哪個牛肉工廠 龍蝦工廠 .....
什麼時候開始
我(又)與這樣的矛盾糾結著無法動彈
什麼時候開始
從西澳的台灣背包客  到東澳的日韓德背包客 人滿為患
然後在這大土地的擁擠中  喪失消磨了當初自以為的旅行的意義

昨天他問我 來這趟值不值得?
前些日子她問我 有沒有放開了?
值不值得 有沒有
我也回答不出肯定的答案
或許在每次 異鄉 的 難過傷心沮喪  無聊無奈封閉中
尋找  在流浪途中的平衡 和  價值  吧


所以
我要帶著僅剩的存款
不顧一切
就去流浪了嗎? XDD
奔向大堡礁的懷抱?

把錢花光光
剩下的一切再說 ?!
像年少時
好像還有經濟後山一般地無懼

雖然好像現在也沒長進多少?

創作者介紹

流浪,是為了尋找下一個安定的力量.....

followur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