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judy (在adelaide認識的台灣背包客)的文章後 
我真是一整個大汗顏  到底有多久沒有好好地寫些東西了呢?
不過書寫本來就是隨興的不是嘛? *踢*

這些日子  我發現我(又)變了...
初到perth時,有個女生對我說"你看起來不快樂 你看起來很冷漠"  隨著回程倒數 發現原來我真得很冷漠耶
在Adelaide時  那段日子整日被Judy拐... 整日和大夥瘋瘋地笑...我都覺得我變成沒氣質的瘋女孩
在Bundaberg時  遇到不爽就向旁人抱怨  不開心就髒字出口  那時候我講話真得很粗俗啊~~~卻也是我活的最自然的時候
又和原本台灣的朋友碰頭時  我又變成另外一個樣子  差點脫口的髒話又縮回去 然後自動不再講  為融入團體而退居
誰說我很難搞  誰說我很冷漠
我想都是吧 又難搞又冷漠的背包客 就是我現在的樣子
隨著認識的朋友一一要離澳... 若非少數朋友還主動與我聯繫... 一個人遊蕩的日子  也是旅行中最沉靜的日子...

還有什麼呢
背包客的生活  不是在其中的人無法了解
說英語的世界  和說中文時的樣子會不同
有人說我想太多
雖然我固執地認為這是我半專業觀察的感觸
所以呢    不對無法理解的人再多地訴說 ?!
在廣東話 普通話和英語 交雜的街頭  
我選擇沉默與簡略的英語溝通

接下來要做什麼呢??
經歷了我以為要花老本的Uluru之行 卻堅信神會給我足夠的旅費 後  
戶頭竟然還保有老本 雖然在這繁華的都市久待的話 很快也會吃空... 
思索著接下來往哪裡走 ?
直接飛到Cains 找認識的朋友 找阿六仔導遊的工作 ? 但錯過的畢卡索的展覽  好像有點可惜  雖然我也看不明...
為什麼要不斷地計畫呢? 雖然某部分這已是職業病... 如果我不再計畫長遠的事情 只安頓好隔日的落腳 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呢?
明明有點倦了 卻還不回家呢?
不屬於我房間的房間  回家到底會獲得休息還是另一番的波折?
我親愛的貓兒們 不識得主人  卻要受到老哥老妹的冷嘲 宣稱貓兒的領有權

為什麼還不回家呢?
還沒看上大堡礁 一眼
還沒有把欠款 賺回來
還沒有勇氣不去看那冷漠的眼

在唐人街的圖書館
有香港報紙 有港劇  還有廣東話

一個人不急著 做任何事情
在閒晃中錯過的景點  高傲地宣稱 不願做個蒐集觀光景點的遊客
卻急著 安撫自己的胃
好餓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llowurheart 的頭像
followurheart

流浪,是為了尋找下一個安定的力量.....

followur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