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8/2008
整整十個月沒有剪頭髮了!!
在Adelaide認識的日本姊姊koto,竟在Cairns巧遇。
連番巧遇,聊起了她的「變髮」,問她可不可以幫我剪頭髮。
於是約了週六,我們坐在hostel的庭院,趁著太陽未下山,動刀!
喀擦地,我一點也不心疼,把髮尾嚴重的分叉剪去,長度也變短了些。
Koto蠻滿意她此次的完成度,直說可愛(但其實就是妹妹呆頭啦 啊哈哈哈)
而我也樂的清爽,與長長的瀏海說掰掰(留到過眼睛囉)


23/08/08
決心擺脫漫長的交通等待時間,與hostel的吵鬧怪人一群。
離開的前一天,又一次被年過40老男人吃豆腐*怒* 更加深我離開的決心。
雖然他很"熱情",英文也講的很"標準",可是我就是不喜歡每次聊天時總是要摸我的手!
雖然也有點捨不得Joe的好吉他(不過已經是別人的菜),不過有些事情還是撇清比較好。
與工作交通一樣的路線,從凱恩斯到道格拉斯港。一小時車程。
我與繁華的小麥、飢餓捷克暫別。搬到五千人的度假小鎮,繼續與colse(某超市)當好朋友。
離開的那早才收拾行李,快十個月了,好像已經可以快速收拾打包走人,前往另一個陌生的地方。
近兩個月來,發現自己也可以在沒有台灣人的地方生活的很好。
面對著那片灰色的海,我突然有點迷惘。
十月個,一只行李箱,一個人,上路。 所謂的陌生,卻是熟悉味道。


打了電話給皮耶(法國朋友),發現手機已經不通。
看了Christine(前英國是有),發現她已經回英國。
頓時間,有一種失落,我以為會流浪比我更久的人,已經返家,而我卻還在這未完成中.....
更遑論澳洲手機電話簿裡一半以上的電話,現在已經無法接通。



by the way,現在生活中唯一會遇到的台灣人 是工作同事 Eddie  XDDDDDDDDD
T erry 與 Eddie........噗噗


------
就這樣 與 演唱會 擦 聲 而 過
而 我還是好吃好睡 地 沒有回台灣耶
(真是讓我不敢相信啊!)

創作者介紹

流浪,是為了尋找下一個安定的力量.....

followur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