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寫在前頭,打東西一定要隨時存檔,或者筆記型電腦一定要有電池,以免插頭被踢到時才不會檔案盡失。
萬把字啊~~~~~ 再打一次,要命外,還真考驗我的記憶力。

今天才知道原來我工作的飯店Sheraton,台灣翻譯是 喜來登。
原來是喜來登飯店啊,頓時高級感下降,落成跟Hilton同等級。

在這裡工作了一段期間,發現客戶大宗來源是「公司研討會」!!?!
還是不解為什麼要大老遠跑來觀光勝地開會呢?
邊工作邊享樂?這樣輕鬆或嚴肅的起來嗎?

而員工的組成
部分是內部聘用,部分來自仲介人力。
內部聘用每週工作五天,休假兩天,約工作37小時左右;仲介人力視住房率,忙得時候沒有休假,不忙得時候休假到天荒地老。
內部聘用薪水較高,週末薪水更高;仲介人力週間和週末薪水都一樣,硬是少了一截。
內部聘用別金色名牌;仲介人力別白色名牌還有仲介公司的大名牌,十分顯眼。
這是工作一段時間後,才知道的差別待遇,分明做的事情都一樣,薪水硬是不一樣,被對待的態度也不一樣。
有些管理者特別盯仲介人力,猜疑他們摸魚,偶爾會關切他們工作的數量與時數是否吻合,是否有虛報。

大公司難免要有量化的品管
規定
一般客房打掃30分鐘
全清的客房60分鐘
一天超過3間全清客房,可多有30分鐘的彈性。(但後者要做的事情多了很很很多)
所以
動作慢的人就要拼命加速打掃
動作快的人就小心放慢速度打掃
每個人當天都有被規定要完成的unit數量
除非管理者額外要求或者客人不要room service,才會增加或減少數量。

這時,弔詭的事情就來囉!
做完了,照理說就要簽退。
可是如果在被允許的時間之前做完呢? 時薪制,時間就是錢,提前簽退就等於少賺了,這怎麼可以!!
所以大家都有默契地 在不被發現下 裝忙摸魚,直到被期待完成的時限過後才回到辦公室。
但是如果在被允許的時間內還沒做完呢? 那只能說你得加油,自行吸收多餘的時數當贈送。
清的太慢,一不小心,管理者會找已經清完的人幫你解決你未完成的部分。

照理說時間規定是為了防止惡性摸魚
卻也造成大家時不時都要摸小魚(做慢做慢!)
你以為有比較充裕的時間大家就會做的比較認真嗎?
想偷懶的人還是會偷懶的!(尤其是一般客房,打掃完後,管理者也不能/會進去檢查)

一般客房,我大概要花15-25分鐘(視凌亂度),而全清客房,我幾乎要花75-80分鐘,才能全整地打掃乾淨。
(所以每次全清客房超過3間,我總是有點緊張,很怕不能及時做完,總是要加快速度。)
一開始我用很自然地態度在打掃,很快做完了就簽退,很慢完成的時間就自己吸收。
只是隨著時數減少,我對於在應該有的時間內簽退,也就盡可能執行以增加時薪最大值。
也從別人的臉色中,學會了絕不能「搶」別人的unit,除非管理者要求協助完成,才能理直氣壯說管理者要我來做的。

另一個弔詭的部分,或許該說好笑。
我能理解每天都要刷馬桶、吸地板,但還要每天把金屬打亮?
每天每天房,我們要用一瓶金屬打亮劑把一些地方弄得光亮如新,
但是搞笑的是
例如
把洗手台排水孔那一圈弄得"金嚇嚇"但是孔裡的十字槓卻鏽綠的很,這到底是乾淨還是髒呢?
把某個鈕(我還不知它的功能)弄得波亮,可是旁邊大面積的水龍頭卻舊鏽?!

我真得不懂耶。
這些規定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呢?

最近又多了一條,我如果是客人我會覺得不舒服的規定,但或許有人會覺得爽???(如果你認同的話,請告訴我)
工作清單上,旁邊會列著客人的姓(或名?但沒有性別顯示....)
主管要我們每天敲門時(或在房間遇到客人回來時?),遇到客人要記得該房客人的名字,並說good morning , Mr Jackson之類。
但是對我這個外國人和實際打掃者實在很有困擾。
一來,我無法從名字分別那個男生或女生名,是姓氏還是名字?(有些很明顯是名字,有些則不明)
二來,我無法正確唸出那些不是菜市場名的名字,尤其拼法不是常見的英文拼法(這裡也很多外國客人啊!)
三來,我對名字的記憶僅留在敲門前後五秒,若客人中途回來,拍寫,我已經忘了耶。
四來,名單上明明有兩個人,進房後發現只有一人入住(從行李觀察),那他會是Mark還是James??
五嘛..... 要是我是客人,我會不舒服,為什麼一個清潔工也會知道我叫什麼?那麼我的個人資料會是安全的嗎?
          但對客人來說,或許會有被當成貴賓般地尊重? 只有貴賓才會被小眾記得名字?

每天工作,我算是學會用最自然又熱情地態度,賣笑問好(遇見客人一定要大笑容外加打招呼)
這不算太難,畢竟在西澳時已經被感染,習慣了。
可是記名字,這真是太難了.....太龜毛了。
可是主管和主管的主管很認真地要求執行,表示X星大飯店一定要有這種服務品質!!(??!!)


除了這些弔詭的事情讓我不解
不公平的待遇讓我不太情願
有一個不喜歡員工*註*之外
大致上我還算喜歡這份工作吧

管理者大致都nice
較機車的管理者 意外地都是記得我工作的名字的人 (工作用的跟名牌上的名字不同)
我想他們知道(??)我工作認真也有一定品質保證(還未被說過那邊沒做好) 所以也不會找我碴

喜歡一個人打掃
可以自由安排和安靜
從小凌亂把它變成樣品屋的成就感
員工餐廳有免費茶水,每天午餐時間我可以喝上免費的奶茶,如果可以享用到下午有薪的break,再喝一杯!

只是做久了,難免覺得枯燥。
房間的顏色、擺飾幾乎都一樣,有時連續打掃真得有種「我在哪? 這不是掃過了?」的失空間感。
還有執行一樣的動作,不一樣的只是偶爾被客人突然嚇到。

----------------------------------------------------
不喜歡的員工 Jxxxxxx

泰國人,華僑(我自己由長相推斷),媽媽的年紀。
第一次真得把她記住,是在那天我被派去掃vila的時候,她是其中一組的leader。
她,相當地趾高氣昂,總是有效率地指揮每個人做事,但態度很強硬,不得商量也不得喘息。
那天下午我們就這樣一路衝衝衝,好像打仗一樣,一間屋又一間不容片秒空白地做著。
人多,手雜,難免出錯。在她把人又拆成兩組,最後又回到一起時,出錯了。
把她丟在地上看似乾淨的毛巾物當乾淨的毛巾擺到浴室(他們都很豪邁地把乾淨地攤在地上)
她發現毛巾不見時,頓時大怒,道誰拿走了毛巾?那是濕的!
我聽聞立即換掉。但另一人回她「I heard it」,兩人就這麼「吵」起來。
她很氣地說 我是leader,你要聽我的安排! 而後另一人也沒給我好臉色看。(真衰)

那個下午,我工作的很不開心。覺得這樣的情形不是我想要的,暴累而且也不被尊重。

此後,我很怕對上她,但她從也沒正眼看過我,沒給過我微笑。

上週,不知為何她跑來掃room,恰好與我在同一層,但工作的板子在我手上。
起先我經過,聽到她大喊jey,我心疑她要板子嗎?,但還是先把另一個板子拿去放在推車上,才回到那裡。
一早相見,總是要客套地微笑問候一下,我對她說了hello,她擺屎面給我看,完全沒當我在場。
我的心裡真是感到ooxx,慶幸她只掃這樓一個房間而已。

今天,悠閒的一天(沒有做到全清),和同層韓國妹在掃最後一間前閒聊。
她那時幫洗衣部送衣服,經過又離開,卻折返對我們說
「你們沒事做了嗎? 沒事做就去吸地板」(口氣當然不客氣)
韓國妹聽不懂,我回應還有兩間要清。
但我心裡很傻眼,她是誰? 管理者(即使比較機車的)都不會用這種語氣跟我講話,就算要求我做什麼也會說could you...?

結束時,回辦公室路上竟與她迎面擦身而過
客人剛好走在我的前面
我竟然看到她一反屎面
用一個超燦爛地笑容 (對客人)說hello

挖哩咧,用親切的態度對客人,卻用什麼態度對同事?
那一秒,我真得想撕掉她的假笑。

下週中起,仲介安排我去掃villa........
我真得很怕被安排到她那組(通常只有兩組)
如果真是那樣,要求更換不成,不如辭職算了....
在澳洲,不開心的工作,不做。


{#emotions_dlg.emotion_b0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llowurheart 的頭像
followurheart

流浪,是為了尋找下一個安定的力量.....

followur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