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7/2007 

我從我室友那感受很多中西不同 XD

 

◎洗碗:

聽說英國人有人是用完洗碗精後是不沖水的,還好我這兩個英國室友會沖一下水(就一下)。因著西方的習慣,現在我也會洗碗後把晚盤鍋具餐具都用抹布擦乾,即使我和台灣室友仍是覺得這麼做有點噁心(也因有時抹布會出現在其他地方…),但我也就順應著擦乾後收起來,視覺上比較整潔。只是我要用乾淨的餐具時,還保留再用水沖一下的習慣就是。所以廚房基本上都要有兩條抹布,一條擦餐具、一條擦流理台。

喔,還有洗比較多髒碗盤時,我也學著用熱水洗了。(在餐廳都是用熱水洗碗)

 

◎不穿鞋:

時常在路上看到路人不穿鞋,幾個男生室友在家裡多半不穿鞋,Teresa住homestay時,那戶人家回家也是脫鞋的。但那戶人家家很乾淨,我們家地板幾乎都是沙,腳會搞得髒髒的。極少數的時候,我也索性不穿鞋,就這樣在室內室外走來走去。

 

◎洗衣服:

幾位室友洗衣服用WARM  WATER溫水,大老闆都用HOT WATER熱水,我也不知道這樣是不是洗的比較乾淨,有時我會用溫水,台灣室友在的時候用冷水。

 

◎上廁所:

在澳洲也習慣把衛生紙丟到馬桶禮讓它沖走,因為廁所多半沒有垃圾桶….公共測所有的會有,但多數釋放在外頭丟擦手紙巾的。根據我已洗過盡上百次馬桶的經驗,怎麼誇張的衛生紙都能沖的乾淨耶,所以也不擔心馬桶會阻塞!

廁所沒有垃圾桶雖然氣味好一點,但對於女生來說有時候是有一點不方便的,所以我和台灣室友已變相的方式解決這部分的不方便…

 

◎保潔墊:

在我現在的房間有兩條床單,一條就是床單、一條就當所謂保潔墊(好像戶戶澳洲人家裡也都是這樣?!),但我自己的床,所以我就直接蓋棉便了。但根據我在旅館工作的經驗,各位啊,去住旅館時棉被下一定要蓋保潔墊,不要直接蓋棉被!!棉被不乾淨的…..

 

◎問安:

在澳洲,每天一定會被問上好幾次(被認識或不認識的人)「How are u?」or「How’s going?」 本來我都老實回答OK或Fine,在我問過澳洲人後,她告訴我儘管答good或fine就是,沒有人在意真的答案,只是習慣性地問候語而已。所以我現在天天也自動回答Good!

澳洲人熱情的時候,問好時會擁抱加親臉,幾次我也會和人擁抱和被親臉(僅限女生)。

 

◎沐浴:

觀察我的室友,他們一定都在會早晨出門前沖澡(晚上有沒有洗澡就不一定了…..*遠目*)。幾次試過在早晨沐浴,感覺精神會好些,但我實在太愛與我的棉被相親相愛,捨不得早點起床沐浴。

 

◎香噴噴:

多數遇到的西方人(連同我的三位男室友)每天都把自己搞得香噴噴,一百公尺遠就可以聞香而知其人到也,多數是讓我覺得空氣不新鮮的。根據我另外一位台灣室友的觀察,他們多數不是噴香水,而是類似體香劑,比較便宜,所以才經的起大量噴灑。大老闆的香味尚可接受,比較像是古龍水的味道;我時常老看麥克拿一罐,衣服掀起來就狂噴… 味道實在不得我喜,有時我真的分不清楚是臭還是香水………

 

◎酒水:

唉呀呀,這可能是我來澳洲最大的突破吧,來到Dunsborough一個月多,所喝的酒大概超過我在台灣的一年份…..室友們一下工就喝啤酒不說,簡直把它當飲料喝了….有時看大老闆回家就帶瓶紅酒,每回看到我也問我喝不喝酒。有時天氣好的午後,室友們在院子喝酒,我也會湊過去喝(後來學乖,自備思美洛愛司,我比較能掌控),然後才有個契機好坐在旁邊聽他們聊天而不是那麼尷尬。至於其他紅酒白酒,通常是我隔天休假的晚上,就跟他們喝上一杯囉~

基本上我家四個西方室友都酗酒(也酗煙),而我酗可樂…(沒奶茶喝所以可樂喝的兇?)只有台灣室友最健康(?),為了健康只在睡前喝一點紅酒。

啊,還有也習慣水龍頭打開就直接喝水了,不會在額外煮過,除非那個地方的水超難喝,否則也不挑的。(在perth的台灣人之家、圖書館等地方水都不好喝,還好現在的地方水還ok,而walpole的是目前喝過最好喝的。)

◎蒼蠅:

台灣有些地方也有不少蒼蠅,尤其是海港,但台灣的蒼蠅只愛食物和大便。澳洲的蒼蠅,也是以海邊最多(超多的…),可是它們都會往人的身上黏,時也會偷襲吻臉、吻嘴,超噁心,有時候會停留在背包上,畫面很噁心,怎麼趕也趕不走,有時多到一種讓人家想抓狂的地步!分明澳洲都還蠻乾淨的….. 這是澳洲的特產嗎?Or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llowurheart 的頭像
followurheart

流浪,是為了尋找下一個安定的力量.....

followur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